小说阅读

江山|风月|不详=70\}7ni7Hr8|作者

发布日期: 2018-03-16 小说分类

    江山|风月|不详=70\}7ni7Hr8|作者


      第一集 丽句之乱第一章 奉旨回朝皑皑白雪飘飘洒洒,如鹅毛般落在了广袤的大地上,将万里江山打扮得银装素裹,分外妖娆起来。还有半个月就要过新年了,一队威武雄壮的军马却还在行军,浩浩荡荡蜿蜒在雪地里,宛似长龙一般壮阔。
      这只队伍一眼看去便与众不同,他们所骑乘的不是一般的战马,而是龙马兽,一种长得像马但却是全身覆有一层鳞甲,头顶长有一对半尺长的龙角的异兽。这种异兽奔跑如风,比最好的骏马还要快捷一倍以上,而且耐力极佳,可以不吃不喝的奔跑三天三夜,据说乃是龙与马的混血。由于极度珍贵,所以,通常只有皇帝的亲卫里有一定数量作为坐骑。而就连低级些的贵族也最多能够蓄养一两匹。
      这只从西陲开向京师的队伍不下万人,竟然全部是龙马兽,当真是非同小可了。
      但是当人们看到队伍前开路的士兵时就不奇怪了,那只是普通的长得很强壮的展示,但他手里却高举着一面金色飞凤旗。金色丝绸的旗帜上,一支火红的凤凰飞架在一个用银色丝线刺绣的斗大的司字之上。看到这面旗帜,不论是帝国的百姓,还是外藩的人士都认得的,这就是赫赫有名的人称“西陲火凤凰”,大元帅司天凤的火凤军的旗帜。
      司天凤之所以威名远振,一来她是大夏帝国历史上第二年轻的大元帅,而且是最年轻的女元帅。二来,她自十五岁随父大将军司侯虎出征以来,未有过败绩,而她十六岁时领三万兵马,大破西奴骑兵二十二万一役,更是将西奴人杀得闻风丧胆。是以,她才被皇帝特赐,用金色旗帜,这种只有皇家禁卫军才可用的颜色,来做自己帅旗的底色。
      本来,她是驻守在帝国与西奴边境的,喀尔共山口一带,防范西奴人的,但月初时她接到了皇帝圣旨,说是今年皇帝祈年仪式,要她和其他几个驻守边地的重要将领一起参加。所以,她将军中任务布置好后,又令自己的得力战将郭蓝楚负责整个防务,有事飞鹰传书给她后,才点起一万铁骑,和在军中效力的已经是豹捷校的独子张奇峰,以及自己的养女也是一个得力属下官拜上将军的海明珠,浩浩荡荡的回师京城。不过,此时领兵前行的是海明珠,而司天凤和张奇峰母子却不在队伍里。
      在队伍前方十多里外,几匹雄壮的龙马兽在狂奔着。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却是每人骑着一匹龙马兽,还在后引着各两匹。他们正是张奇峰母子!二人都是一身白衣,披着白色的大氅,张奇峰一脸的英气,在眉宇间总是有股难以表达的威严。身高膀阔的体型说明了,他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纨绔子弟,眼中闪烁的精光更是表明他是个极有心智之人。
      而在和他并排驰骋奔驰的,他的母亲司天凤,虽然也是一身雪白,但紧身劲装却衬托出了她那成熟完美的身材。而她的肌肤是那样白皙,似乎比天上落下的雪花还要更胜几分。特别是,从她脸上丝毫看不出她是个三十多岁有个十七岁儿子的母亲,如果谁说她是二十几岁,是她儿子的姐姐倒是会信。
      她们飞驰了半天,忽然,张奇峰扯动缰绳,放缓了奔驰的速度。“差不多有十多里了吧?”他笑着问母亲,“孩儿动作快些,时间应当够了。”他笑得很开心,但从他笑容里却总有些淫邪的感觉。
      “呸!”司天凤竟然啐了儿子一口,骂道:“什么动作快些?每次你都是这么说的,但那次不是弄起来没完没了,不将人家弄得死去活来的不罢休?”她的话却是更加有些耐人寻味。“冤枉呀!每次娘不是喊着要呀要的?还要孩儿不要停?如今却怨起孩儿来了?真是不讲理呀!”张奇峰一边嘴里叫着屈,一面却骑着马来到母亲身边,脸都贴到司天凤的身前了。
      “别废话了,小冤家。”司天凤白皙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她含羞的说道:
      “真是上辈子不知做了什么孽,竟然生下你这个连亲娘都强奸的混账小子来!快来吧!”张奇峰也是笑嘻嘻的,一下将母亲从坐骑背上抱了过来,放在自己的鞍子上。
      “娘亲,孩儿来给您尽孝了……”他淫笑着,解开了母亲的胸甲和腰带,几下便将母亲衣物剥光,只剩下了白色的裘皮大氅裹在母亲身上。而他自己则是飞快的除去衣物,也是只剩下大氅。当他那胯下的巨物勃然而出时,尽管早就是知根知底了,但司天凤还是心中一荡,下面本来就已经淫水泛滥的蜜穴里更是流水潺潺了。
      她双手捧着那条冒着热气的巨大坚硬如铁杵的,自己亲生儿子的大鸡巴,心跳得更加快了。儿子的大鸡巴是那么雄伟威风,她三把抓不过来不说,还要多出一节大龟头。而粗度更是惊人,自己双手合拢才勉强围过来。自己丈夫的那条东西虽然不小,但和儿子比起来,长度也就是三分之一,而粗度更是不如。一阵感叹,心想:若不是这冤家生了条如此害人的物事,自己也不会和他乱伦通奸,到后来竟然一心扑在了自己儿子身上。
      看着她感慨,张奇峰却是等不及了,他抬起母亲雪白丰满有力的大腿,将其挂在自己腰间,双手握住母亲盈盈细腰,将自己的兴奋的不停跳跃的大鸡巴对准了自己来到这个世间的通路口。他将大龟头在母亲阴阜上好一阵研磨,涨得如同小馒头似的阴阜,被刺激的更加充血丰满,已经有些深褐色的阴唇也更加的肿胀。
      看着时机成熟,他淫笑着,腰部用力向前一挺,同时双手将母亲像自己怀里一拉,“吱……”一声轻响,“啊……”换来母亲一声轻轻的呻吟。他的大鸡巴竟然整根没入到自己母亲的阴道里,直到他的大龟头顶到母亲子宫壁,他知道到达顶点后,才不甘心的停止进攻,看到母亲一脸的汗水,他心里一阵心疼!同时他也感到自己的幸运。母亲生下了自己,而且又被父亲干过多年,而被自己强奸后与自己通奸了五年,可母亲的蜜穴除了颜色有些变深外,阴道里竟然还是那么紧密。
      他不由得亲吻着母亲,舌头探入到母亲檀口中,勾出了香舌,贪婪的吸允品尝着。待他感到母亲已经分泌了足够的淫液来润滑阴道接引自己的大鸡巴后,便又开始了活塞运动,大鸡巴如同风箱的活塞一般,在母亲阴道里出入着。每次都是一下子直插到底,当儿子的大鸡巴顶开自己的花芯时,司天凤便会尖叫一声,而当他勇往直前的将大鸡巴破开花芯,顶入母亲子宫,顶上柔软的子宫壁时,司天凤又会大叫一声。由于张奇峰动作是一气呵成,所以,就出现了他每次插入,母亲都是连着叫两声的景观。
      “娘亲,你可真是骚蹄子,儿子奸淫你,你还叫得这么欢?”说完,他更加用力的将大鸡巴肏入了母亲阴道去。“啊……是,呀……冤家,啊……娘亲是骚蹄子,啊……儿子,肏死娘亲吧……”司天凤毫无廉耻的双腿用力,帮着将儿子大鸡巴肏得自己更深些。“我是个不要脸的淫妇,我,我勾引自己的儿子,呀……肏死我吧,我不要活了。呀……”她一阵乱抖,第一次高潮来临,阴精从她骚穴的最深处涌出,从张奇峰那大鸡巴与母亲阴道壁的缝隙里挤了出来一些。
      张奇峰忙运功吸收母亲泻出的元阴,待母亲泄完身后,身体松弛下来,他又开始了对母亲的奸淫!有些疲劳的司天凤,很快又有了精神,儿子的大鸡巴在她体内驰骋,很快她又疯狂了起来。“啊,啊。啊!好儿子,肏死我,肏死娘吧,真想死在你的大鸡巴之下呀……”她双腿挂在儿子身后,大屁股舞动起来,如一个打磨盘一样,研磨着儿子的大鸡巴,要将儿子的精华快些榨出来。
      但这是徒劳无功的,张奇峰在很小的时候有奇遇,得异人授予采捕之术,加之他天生本钱过人,所以,才能够在十二岁时乘母亲不备强奸了刚被封为大元帅的母亲。而且,母亲并没有在事后惩罚甚至怪罪他,反倒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和他母子乱伦通奸了起来!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每次都将母亲奸淫的毫无还手之力,连求饶的力气也无才成。他知道,只有彻底在床上满足母亲,他才能长久的占有母亲,尽管现在母亲已经是对他死心塌地的了,但他还是喜欢看到母亲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叫床求饶的样子。
      司天凤舞动大屁股半天,终于有些累了,动作便放缓了下来。而张奇峰却是突然发难,他一手伸到母亲背后托住母亲,一手又托住母亲那硕大如盆,浑圆雪白的大屁股,双脚一蹬脚蹬,从坐骑上跃了下来。落地后,他将母亲放倒,将她双腿抗到自己肩头,大鸡巴便凶狠的朝着毫无防范能力的肉穴肏了去。
      “啊……啊……啊……儿子肏死娘了,呀……救命呀……呀……”司天凤开口呼救着,但身体却是不停的扭动,不知是躲避还是迎合着儿子的攻击!而张奇峰也是越来越有精神,他拼命的肏着母亲,不停的将自己的分身刺入母亲的阴道,回到自己曾经的家园子宫里,看望现在只属于自己的肥沃的土地!
      他双手抱住母亲的大屁股,一阵急风暴雨的进攻开始了!司天凤不停的呼救扭动,却是更加激发了儿子的征服欲望,他淫性大发的肏着自己的母亲。司天凤高潮不断的降临,一波波一次次,巨大快感袭上自己心头,但每次高潮过后她都不能放缓自己的动作,因为儿子还在她身上纵横驰骋着,发泄着自己的欲望!
      白雪皑皑的旷野里,这对乱伦母亲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如动物般交配着,司天凤的淫荡叫声在旷野里飞荡着,她此刻不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元帅,也不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女魔王,而是个彻头彻尾的,自己儿子的性奴隶!她此时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取悦于自己的儿子,让他在自己曾经养育过他的子宫里随意的耕耘!
      在疯狂奸淫母亲一个多时辰后,张奇峰感到自己的高潮也快到了,他所修炼的采捕功夫可以随意控制自己的射精欲望,但他却不愿拿自己心爱的妈妈来摧残。
      而且,他在和母亲交欢时,更在意的是享受快乐,所以,也没必要动用邪功,一个不小心伤了母亲他就后悔死了!
      于是,他在感到腰眼有些发酸时,便吩咐母亲道:“娘亲,孩儿也要来了!”
      说完不等母亲回应,便将母亲双腿压向母亲身体,用自己的嘴封上了母亲的樱桃小口,吸出了那堪称天下美味的香舌用牙齿轻轻咬住后。他双腿后伸,突然以最快最狂野的速度,腰身发力,大鸡巴如重炮般一下下肏进母亲穴里。司天凤想要高声呼叫,但口舌被封,只有从喉咙里发出“呵……呵……”的吼声,她也是极力的收缩阴道以给儿子最大的刺激感。
      终于,张奇峰爆发了!他大鸡巴死命顶入母亲阴道,在坚硬的大龟头的撞击下,母亲子宫口花芯一下便告失守,大鸡巴毫无阻挡的冲进了母亲子宫,他阳精勃发,浓稠的精液射入了母亲子宫里,烫得母亲突然如痉挛一般,手脚乱颤却被张奇峰发狠的按住。母亲的大屁股不由自主的向上挺动着,似乎怕儿子的精液浪费了一般。张奇峰一发发的将精液射到母亲子宫里,直到最后一滴精液被榨干,他才放过了母亲的小口,松开了母亲的四肢。
      司天凤呼出一口气,双眼却是紧闭着,没有一丝力气睁开了。张奇峰也趴在母亲身上休息,同时也炼化一下刚刚从母亲泄身所吸得的元阴。其实,如果他真的动用采捕之术,他连驭数女也不会觉得累,但由于骑在身下的是他心爱的母亲,他没有完全发动采捕功法,所以,也就有些累了。其实,还有个原因就是,他在和母亲乱伦时总觉得格外刺激,所以,也就更辛苦些!
      看着母亲一脸绯红,眼睛紧闭的昏睡样子,张奇峰一阵感动,他怕母亲被自己肏晕后不能自己运功抵御外寒入侵,所以,忙给母亲穿戴好了衣服,但却是没有将裤子完全系好。他自己也穿好衣服后,抱着母亲上了龙马兽的背上,却让母亲面对着自己,将自己那刚发泄完却又暴挺起来的大鸡巴再次肏入了母亲那还又自己射入精液流出的玉户里。
      他一拉缰绳,不疾不徐的上了官道,颠簸的道路让他可以惬意的享受怀里的母亲。同时,他也运功,通过大鸡巴将阳气传到母亲体内,既帮助她修复刚才被自己毁坏过的阴关,也帮她抵御寒气的侵袭!就这样,他逍遥的引着几匹坐骑上路了。
      一边缓缓前行,张奇峰心里又回味着当初自己和母亲初次的情景!那是五年前,司天凤在西陲与西奴大将图利嗔的四十万大军鏖战。由于此前刚刚抽调了十五万兵马去抵御漠羌人,所以,她手中仅有不足三十万人马,兵力上处于劣势。
      但,司天凤先是一路边打边退,让图利嗔认为是司天凤不是他对手,而起了轻敌之心。后,乘机偷袭了西奴人的营寨,大败西奴兵。不仅一下子将开始所丢失的土地全部夺回,还一举将西奴人赶过了喀尔共山口,夺下了这个在时丰帝时失去的险要关隘,并且将帝国与西奴的边界向西推出三百里。吓得西奴大王德旭禅上表求和,认帝国为宗主国,并年年进贡。这是旷世之功了!当今皇帝,隆圣帝龙颜大悦,亲旨封司天凤为凤舞九天西陲兵马大元帅。
      在帝国,军人自士兵做起,要经历,初兵,中兵,兵卒,三个普通兵士的级别。而后,有护军尉,金元尉,府屏尉,都尉,四级尉职,尉职就是军官了,是武将里面较低的职务。往上是校级,有狼骑校,豹捷校,虎威校,龙腾校,是为中级军官。而再上则是将军了,分为少将军,中将军,上将军,大将军,通常情况下,武将如果能够在有生之年成为将军,也就是声名显赫的人物了。
      因为,将军以下的众官职,虽然有战功高低,能力的考评等因素但还有个重要条件就是在军中效命的年份。效力越久,越有机会。当然,如果有突出战功,也会直接晋级,但终究可以靠时日长短来增加资历。而再向上,就是元帅和大元帅了。
      其实,将军中的上将军和大将军就已经是很少有人有足够的战功了,而元帅和大元帅则更是凤毛麟角。因为,元帅是要大将军级别的军官,立下极为巨大的战功才可以册封,而大元帅则是要元帅级别军官立下开疆拓土的战功才可以。想大将军或是元帅一级别的军官,要么是年高功大的老人,要么是兵部的要员,如何会亲自上战场?所以,元帅稀少,大元帅就更加罕见了!
      大夏帝国四百多年的历史上,总共也就出现了十七个元帅,和五个大元帅。
      而其中大多数都是在开国时候,那些开国将领,他们因为居功至伟而被封为武将之极限官职。十个元帅,三个大元帅就是那时候出现的。而生下的七个元帅中就有两个是在隆圣帝手上册封的,一个就是司天凤。而她身为元帅,又立下了如此大功,所以,隆圣帝才亲旨封其为大元帅。
      当时,她只有二十八岁,在一般军人也就是校级军官时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女大元帅,也是仅仅比军事上的不世奇才陆风侯成为大元帅晚了两年。这足矣令她骄傲了,在使者向她宣读圣旨后,一贯冷静沉稳,喜怒不行于色的她,也放纵了起来。除了守备兵士外,全军上下大宴,她自己更是喝得四肢酸软了。虽然,她还算清醒,但却是连站都站不稳了。
      本来这也没有什么,武将多是好酒之人,喝醉也是寻常事的。但,她这次喝醉,却让一个人找到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做出了一件影响司天凤一生的大事来!
      司天凤的独子,永安王世子,当时只有十二岁的张奇峰。本来,司天凤是在前线军中的,她一年也就在家中待不到半年,张奇峰对她却很是眷恋。其实她不知道,在儿子对自己依恋的表象下,是儿子对自己的淫念!帝国由于国力强盛,百姓富足,所谓饱暖思淫欲,整个社会都弥漫着淫靡的风气。特别是,在帝国上层贵族里,更是荒唐的很,连血亲乱伦的也是十分常见的事情。
      张奇峰自幼体质过人,十岁便有了初次遗精,由于日常所接触到的淫秽东西很多,所以,他更是将自己的亲生母亲,美艳的女战神司天凤当成了心中的意淫对象。这次,他听说使者到母亲军营里宣旨,便央求父亲,跟随使者到了军中。
      几个月不见,母亲在他眼里变得更加性感动人了,他甚至有了强奸母亲的想法。但,他还是很理智的,别看他年纪小,在其父永安王张啸林的教导下,及自己的耳闻目染,已经是极为有心计了!他没有因为冲动暴露自己的真实心态,而是尽可能的在和母亲撒娇般亲热时,不经意的挑起母亲的性欲,等待机会的到来。
      使者宣读完圣旨后便回朝复旨了,张奇峰却留了下来,而司天凤也想念爱子,便依从了他。但,就在,晚间司天凤喝醉后,张奇峰心里暗笑,自己的机会来了!
      由于他的身材已经十分高大,所以,也没有要别的军士帮忙,便自己将母亲扶回大帐。他放好母亲后,对女兵们说道:“你们下去休息吧!我来照顾母亲。”
      女兵也是喝了不少,也就听他劝告回营帐去了。张奇峰看着满脸绯红,透着可爱的母亲,一丝淫笑浮现在他脸上。他放下帷帐,自己也钻到了里面,几下脱光了母亲的衣服,而自己也是赤条条的一丝不挂了。看着母亲成熟的傲然身材,他不由得心跳加速,嘴唇也变得干燥了起来。
      他舔舔嘴唇,一下含住母亲胸前的雪白肉团,认真仔细的舔弄起来。用舌尖时而挑逗几下暗红色的乳头,时而在乳晕周围画着圆圈,而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手伸到母亲胯间那涨扑扑如白馒头般的阴阜上,或是钩挑阴唇,或是直插阴道,不一会儿,母亲就有了反应。她乳头变得坚挺,本来柔软的豪乳也变得更加富有弹性,下面更是直接从阴道里流出潺潺溪水来。
      “嗯……啊……”司天凤轻声的低吟,她有了感觉。张奇峰知道火候差不多了,他分开母亲双腿,跪倒其中,将自己那和年龄身体比例都很不协调的大鸡巴抄起,将鸡巴顶端的大龟头在母亲阴阜上研磨了起来。
      母亲淫水流出的更多了,此刻,张奇峰也已经是欲火焚身,但他还在忍耐,他知道要等时机。忽然,司天凤被巨大的刺激弄得睁开了眼睛,她发现自己不是在做春梦。但此刻在她面前,给了她如身临其境般快感的不是别人,正是她宠爱的独子,张奇峰。
      大惊之下,她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你,你,峰儿!你要干什么?快穿上衣服出去,你怎么能这样?”慌乱的样子真不像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元帅,但她内心深处却是明白,儿子不可能这么听她的话。果然,张奇峰邪邪的淫笑着,说道:“娘亲,孩儿自然是要‘干’娘亲您了!”说罢,他不给司天凤任何机会,双手抱住她那突出的胯部向自己大鸡巴上一拉,同时自己身体向前一挺,大鸡巴‘吱……’的一声轻响,一下插入到母亲的阴道里!
      “啊……”突如其来的打击,而且,尽管司天凤是个已婚女人,又生过孩子,但还是被儿子那超人的大鸡巴插的叫出声来!“娘亲尽管叫吧!”张奇峰突袭得手后,立刻展开了全面的攻势,“只要母亲舒服,孩儿就是粉身碎骨也甘心了!”
      说完,他便不再多说,认真用力的肏起自己的母亲来。




广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