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宝玉与凤姐】【作者不详】

发布日期: 2018-04-10 小说分类

    【宝玉与凤姐】【作者不详】


    ??????? 好美的——平儿!宝玉心中暗自惊叹,想不到沉睡佳人的美态竟会如此惊心动魄,比之白日的温婉可人又是不同的风姿!宝玉眼中虽然亮光大作,但欣赏之念却多过 情动之心!而且内房之内还有深情挚爱的凤姐在等着他的欢聚,念及此处的家伙收回了意动的目光,随即好似一道轻烟般冲过了厚厚的门帘!魂牵梦绕、刻骨铭心的爱人映现双目之中,宝玉火热的身形在激动至极下出乎意料的由动变静,呆立片刻方自缓缓向床榻移去。神秘的夜色笼罩了天地,狭小的卧房之内无烛无火,幽清的月光钻不进密实的门窗,浓浓的黑舞却丝毫不能阻止宝玉超凡的六识,佳人千般温柔、万种风情一丝不漏的刻入了他心田之内。相比平儿的纤细娇柔、楚楚动人,凤姐的怒突起伏、丰盈柔腻更能牵引宝玉狂震的心神,厚厚的被褥难以遮掩佳人妩媚风姿,跌宕起伏的丰乳隆臀烘托出一道蜿蜒流转的绝美曲线,妙至毫颠的将宝玉的视线牢牢吸引。他来了!他真的来了!凤目紧闭的凤姐芳心呐喊不休,如此激情之夜佳人又怎会安然入睡?!打破枷锁只盼投入爱郎怀抱的佳人又怎会忘记?!当宝玉神奇的出现于房内刹那,无尽的夜色虽然挡住了佳人双眸,但却挡不住真情挚爱的心有灵犀,与爱郎相通的心房猛然一震,爱意澎湃的心弦随之共鸣,莫明的意念就此油然而生,美凤姐玄异的感应到了宝玉的存在!一步一步缓缓逼近,刹那化作永恒刻入了宝玉心田,这期待已久的一刻深深融入了他生命烙印之中;凝重的步伐不敢稍有加快,心海情潮前所未有的汹涌激荡,宝玉生怕自己稍一不慎就会失去控制,从而急色的打破这一生之中最为醉人的美梦短短几步距离,宝玉却犹如穿越了火海与飓风,灼热的情火与咆哮的爱念让他只觉心房阵阵发紧,透心的酥麻以无比迅猛之势直逼识海而来!自己竟然激动至如斯地步!宝玉不由感慨万千,这心灵悸动的颤抖好像已经忘却了许久、许久……对了,就是这种感觉——自己人生第一次与女孩儿上床时的感觉!意念一转,宝玉终于回忆起了这似曾相识的激动,但他深刻脑海的处男之夜比之此刻却是大大不如!那只不过是少年本能的冲动,而这却是他的美梦、心底盼望已久的美梦、普通人一生也难以实现的美梦!宝玉怎么还未走过来?!凤姐诧异的张开了眼帘,秀长翘挺的睫毛微颤,疑惑的目光悄然投入了虚空之中,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色却抵挡不住一对有情人儿之间真情的回应!来吧!我的爱郎,快来吧……如海真情所化的心语在宝玉心间回荡 ,此刻的佳人没有矜持的做作、没有含蓄的羞涩,有的只是大胆的情怀、对幸福人生无悔的奉献,只有投入爱郎的怀抱让熊熊的爱火将二人狠狠的融成一团,佳人忐忑的芳心才会得到真爱的抚慰、深情的润泽!
    ??????? 共鸣的情怀刹那间风云涌动,宝玉不再满足于心灵的享受,突然一个箭步飞奔而上,火热的身形往下一俯,就欲用醉人的深吻覆盖佳人红润的朱唇。偷袭之吻还未成功,异变已然突生;出乎意料的玉臂迅疾灵活的抢先攀上了宝玉肩背,好似春藤卷缠乔木般缠了个结结实实!「冤家!」反守为攻的凤姐呢喃娇嗔,紧箍爱郎心神的玉手用力一拉,就将挺拔的身影拉入了被褥之中。猝不及防的宝玉一头紮入了腻滑云团之中,缕缕幽香伴随酥麻温软轻易勾走了他动情的魂魄,星星点点的情火在此不可抵挡的快感刺激下「轰」的一声猛然沸腾起来。想不到凤姐姐竟然如此主动,已然将所有的阻碍主动除去,只等爱郎顺利进驻采摘爱的果实!呀!佳人的热情让宝玉兴发如狂,心中不可克制一声低吼;淡淡的霞光刹那间笼罩了二人身处的空间,重施的神奇故技挡住了寒流的肆虐!狂野的大手虚空挥动,碍手碍脚的被褥抛飞而去,宝玉身上的衣物也不甘落后 ,好似彩蝶般四散而飞、悠悠落下!「嗯!」激情的呻吟正式迎来了无边的春色,肌肤赤裸相亲,那滚烫的情火毫无保留的窜入了爱人心房,翻腾的情海瞬息掀起无尽巨浪,咆哮怒卷、汹涌澎湃!阴柔与阳刚完美的纠缠在一起,再也不分彼此!怀抱佳人的宝玉疑似活在梦幻美景之中,柔情的抚弄生恐美梦化为泡影,火热的情怀只想将佳人装入自己心里,让俩人的血液从此交融在一起。 激情的大手直逼幽谷,还未待其施展出十八般武艺,美艳少妇汹涌的春潮就已将之淹没!微感诧异的宝玉将大口从涨大的乳珠上撤离,火热的气息直吹佳人耳垂,附耳的呢喃让凤姐大为羞燥,「姐姐,你好湿呀!」「唔!」虽是情意涌动无畏无惧,凤姐还是被爱郎故意的调笑弄得羞涩不堪,布满红云的玉容一声嘤咛,整个的扑入了宝玉胸膛,鸵鸟心理借此掩饰芳心的羞燥。佳人下意识的投怀送抱却在无意间催动了宝玉眼底情丝的翻腾,熊熊的情火就似遇到狂风相助,升腾的火苗飞速蔓延,刹那间焚毁了宝玉心底最后一丝清明。
    ??????? 饱满挺拔的玉乳因相拥而紧贴宝玉胸膛,那涨大的乳珠更是随着腻滑乳肉的颤抖而缓缓滑动,轻柔的摩擦化作无尽的燥热,无边的快感随着瞬间充斥了二人心灵每一寸空间。受到刺激的宝玉双臂用力一紧,佳人俯卧身前的娇躯就此被狠狠搂入怀中,阳刚之躯有力的挤压令得柔媚的乳肉幻现淫糜动人的形状;弹性十足的反抗在颤抖中晃起层层乳波,而宝玉情不自禁的大手激情的揉捏丰腴香臀,锦上添花般荡起道道臀浪,交相辉映的乳波臀浪就此迷醉了宝玉心神,生生世世不愿忘怀,不愿清醒!
    修长腻滑的玉腿盘上力量宝玉腰畔,情难自禁的「辣」凤姐勇敢的作出了暗示,前戏虽然不够,但心灵情怀的激荡就是世间最为高明的挑逗,真情的交融才能迎来灵与欲的统一,水花四溅、一片泥泞的幽谷勇敢的贴上了爱郎火热的异物,美艳佳人芳心无尽的空虚只有神奇的「小宝玉」才能填充!杀气腾腾的「小宝玉」在黑暗中摸索,本能的找到了淡淡芳草掩映之中的柔媚玉门,火热坚挺的圆头缓缓在幽谷外来回游走,时不时的摩擦几下那粒勾魂夺魄的晶莹珍珠!在「小宝玉」耐心的挑逗下,珍珠果然勃立而起,在黑夜中散发出润泽诱人的光辉,笼罩着「小宝玉」嬉戏的心神,命令它赶快深入实地鞠躬尽瘁、死而后矣!香腻的春潮带着佳人的深情湿滑了幽谷内外,在玉门游玩的异物也被淋了个从头到脚,一切皆备,只欠那勇猛有力的向前一挺!亢奋不已的「小宝玉」用鼓胀欲裂来催促主人发动猛攻的命令,而欲火狂燃的宝二爷却不想如此草率得到凤姐姐的一切!双目虽然弥漫了欲望的火炬,但宝玉在真情涌动下还是决定给爱人一场温柔的风雨;强忍肆虐的情火,他火热的大手再次挟带深情降临在了佳人幽谷玉门。
    ??????? 柔情四溢的手指代替笨拙的异物在玉门内外爱抚不休,当令人魂消魄散的两瓣柔唇在宝玉手中颤抖之时,反复轻揉的家伙不由在心中无声的呐喊,「这是凤姐姐的禁地,这是凤姐姐的幽谷,我就要与她合二为一灵欲交融了!从此以后凤姐姐就真正只属于我一个人了!」「啊!」美艳少妇芳心的在燥热更是难以忍受,当玉门珍珠落入爱郎两指之间刹那,凤姐不由自主一声长长的尖叫,竟然就此在宝玉的揉弄下达至了第一次情欲之颠!「呀!」腻滑的玉液倾洒而出,大叫声却不再是出自娇躯猛挺的凤姐之口,情动至极的佳人在满心燥热鼓动下,毫不犹豫一口咬在爱郎肩膀之上;初次的高潮过后是取而代之的无尽空虚,此刻的佳人只想爱郎用火热的异物来填满幽谷每一寸空间!心灵意识的火花已不能满足一对有情人儿磅礡而起的无尽欲望,爱恋火花的闪烁悄然升华为了灵与欲的激情撞击!只有醉人的缠绵才能让俩人真正的合二为一、不离不弃!熊熊的火焰肆虐不休,被咬的宝玉不由大为「光火」,不再克制的身形猛然一转将趴伏胸前的凤姐压在了身下,未待他大手前捞,美艳少妇已然主动的四肢缠绕而上,只等爱人最后火热一击的来临,从而拉开幸福人生的序幕!火热的圆头准确的找到了玉门,两瓣红唇在异物无比强大的威势下缓缓张开,勾魂的幽谷终于展露「小宝玉」眼前,夺魄的呼唤牵引着小宝玉逐分逐寸的往里推进!「宝玉进来了!他终于进来了!」凤姐仔细的感受着爱郎的火热与超凡的巨大坚挺,佳人脑海不由自主浮现出玉柱的可爱与威猛;自上次贾府密林青石为床后,俩人虽未能真正成其好事,但宝玉光泽流转大异寻常的「宝贝」还是给凤姐带来了无比的震撼,午夜梦回与爱郎缠绵之时总会梦到那可爱的羞人之物,令得醒转的佳人总是羞涩不堪的紧夹泥泞的幽谷!「姐姐,我要进来了!」动情的呼唤好似梦幻般充满了诱惑,未待佳人回应,宝玉虎腰缓缓用力往前一挺,他要将这魂消魄荡的一刻深植脑海,一点一滴也不遗漏,梦想成真可谓是奇迹再现,世间又有多少人能够有此艳福,能让美艳绝代、威仪端庄的凤二奶奶甘愿奉上她丰盈柔媚的绝美玉体?!「进去了!凤姐姐是我的了!」随着巨大圆头冲破柔腻的夹击,虽只进入前端部分,但极其缓慢插入的宝玉心中就似宣布主权般呐喊起来,因为他已将占有的「 旗杆」插入了新的领土;从此以后,不管是原来的「土着」,还是后来的「侵略者」,都将被他宝二爷这真正的主人一棒横扫骨肉无存!?
    ????????硕大的异物初入凤姐幽谷,从未经受过如此巨物冲击的幽谷略感不适,奋起反击的红润柔唇紧紧的夹住了火热可爱的圆头,紧窄的通道也是急剧收缩,用尽全力要将陌生的访客推出玉门!「啊!」宝玉只觉无尽的温柔包围了自己,好似有万千玉手正在按摩自己的玉柱一般舒爽透心!兴奋的喘息不可抑制,受尽「折磨」的小宝玉被夹在谷口进退不得不由勃然大怒,「冲啊!挡我者,杀无赦!」浑圆翘挺的香腴往上微抬,佳人主动的调整了神秘幽谷的位置,未待「小宝玉」的冲锋号在幽谷回荡,情动如火的佳人已然抢先发起了勇敢的反攻。柔弱无骨的玉臂下意识游走不休,从宝玉胸前绕到了后背,好似报复般在爱郎臀肌上使劲揉捏片刻后,「辣」凤姐激情的玉手与盘在宝玉腰畔的玉腿同时用力,按住宝玉虎躯猛然向下一压!「嗞!」热血沸腾的轻响在俩人心间猛然炸响,「可怜」的「小宝玉」就此被「凶狠」的「凤妹妹」一口吞下,从头到脚半点噢!」宝玉与凤姐不约而同一声满足的呻吟,美艳佳人只觉心房无比的充实,爱郎的真情刹那间充塞了她心灵空间每一寸角落,眼里、心中,还有羞人的幽谷之内都是火热的情怀在激荡、在跳跃、在欢呼!从未有过的巨大异物深入了美少妇未被开发的领土,佳人心海最深处的情弦就此被拨动而鸣,如海如潮的快感疯狂牵引着幽谷媚肉夹击摩擦带来快乐的「小宝玉」!「我真的进去了,完全的进去了!」猛插而入的宝玉无声的狂呼起来,「凤姐姐好美呀!」佳人柔媚幽谷紧紧的包裹了宝玉滚烫坚挺的「欲望之源」,来自四面八方的柔腻按摩无休无止,初入异地的「小宝玉」禁不住猛然暴增,心灵的刺激远比肉体的愉悦更为威势难挡,如此一插之下,身经百战的宝玉差点就此一泄如注、丢盔弃甲!「唏……嘘……」背脊突生的酥麻让宝玉心神大颤,急忙一动不动的伏在了凤姐腻滑的娇躯之上,深深的反复呼吸良久,好不容易将大丢颜面的危机险险渡过!?「嗞……」轻轻的抽出摩擦声缓慢低沉。「噗!」重重的插入撞击声快捷有力。「啊!」美艳凤姐就在这一抽一插之间激昂尖叫,从未被拜访过的花心就此遭到了爱吻,佳人本已沸腾的快感瞬间达到了浪潮之尖,灼热的玉液猛喷而出,全部倾洒在了勇敢无敌的「小宝玉」头上。「凤妹妹」藏在深处的花心在高潮刹那猛然张开,柔腻的缝隙变成了一张勾魂的小嘴,就似婴儿吮吸般一口将「小宝玉」硕大的圆头含了进去,更加奇妙的是「口」里有如生出一圈细细的触须,反复在欲望之源的关口上来回摩擦!「呀!」宝玉一声狂吼欢愉至极,通体的酥麻好似闪电劈下,身受重击的他再难忍受这等世间最为奇妙的「酷刑」,四肢猛然一紧,脑海之内「轰」的一声,欲望的火山就此爆发,佳人的玉液还未流出蜜穴,他灼热的岩浆就迎合着迸射而发。
    ??????? 美艳少妇嫣红的娇躯本已失去了活力,却在宝玉生机无限的「岩浆」浇灌下神奇的活了过来,几乎与宝玉同一时刻再次惊声尖叫,欢鸣声可谓是穿云裂口、震天动地!神奇的结界笼罩着厢房空间,隔断了凡人窃听的本能,可是却阻隔不了大自然的窥视,羞涩的弦月躲入了黑云之后,兴奋的风儿呼呼作响、团团乱转,使劲在可怜的花草树木上发泄着它无穷无尽的精力与欲望。「唔!」微不可闻的呻吟出自外房绣榻之上,不知是宝玉百密一疏,还是坏家伙故意如此,玄异的结界将外房包裹其中,结界中的平儿在主子的高声尖叫中猛然清醒,心惊神乱的佳人还未下床看个究竟,就被紧接的声响「吓」得瘫倒床榻之上!天啦!是宝玉与二奶奶,他们在……念及此处的平儿芳心砰砰直跳,好似万马奔腾般几欲飞跃而去;细微的呻吟好似惊雷连串在佳人心海炸响,即使捂紧双耳也没有半点效果,宝玉与凤姐翻云覆雨的幻象就像瞬间刻入了她的心田,即使世间最为锐利的锋刃也不能抹去半点!「啊!」平儿脑海的幻象越演越烈,不知何时识海之中的凤姐竟然变成了自己,佳人不可抑制的呻吟倾泄而出。天啦!自己在想什么?羞死人了!平儿心神一惊从幻想中猛然惊醒过来,大为羞愧的她禁不住双腿一夹,猛然发觉自己已是一片泥泞,呜……要死了!无声的哀鸣让平儿秀美的玉脸好似落入了红色的染缸,只得紧夹双腿、猛捂双耳,拼命在心中默念诸天神佛!娇柔佳人虽用尽心力以作抵抗,却从始至终都未想过立刻逃出房门,只是消极的与靡靡之音作着生死搏斗。不理外间平儿受尽「折磨」,内间的一对有情人儿在惊声尖叫后陷入了短暂的沉寂之中。激情的喷射并未让小宝玉酥软下来,神奇的阴阳和合大法让它反而更形坚挺与灼热,首先恢复过来的宝玉顿时对凤姐姐刮目相看,想不到自己会遇到如此厉害的「对手」,看来佳人不仅是他心灵最为挚爱的伴侣,就连床上也最受宠爱的宝贝儿!「姐姐!」宝玉亲昵的吮吸佳人耳垂,语带嬉戏调侃道,「你哪儿怎么会咬人?」话音未落,他还故意使坏的用力挺了挺还被咬的「小宝玉」!「唔!」羞不可抑的凤姐玉面滚烫,宝玉的一挺更是让她随之一声轻吟,心扉大开的佳人也是勇气大增,话语颤抖道:「我也……不知道,还……还是……第一次这样!」原来如此!宝玉凝神思量不由恍然大悟,凤姐姐的蜜穴竟然是传说中的女人至宝、万中无一的惊世名器——花蕊绽放!虽为至宝但却非常人可以享受,拥有此名器的女子其蜜道必然超长超紧,不但要求男子异物足够硕长,还需无比坚挺,否则未到花心就会无力再进!不能触动蜜穴花心,又何来「花蕊」之「绽放」?!「姐姐……」明白过来的宝玉不由心神狂喜,亲昵的咬着佳人晶莹耳垂一番低语,绵绵的情话更是羞得凤姐嗯声连连。「你说的是真还是假……啊!」女子天性的好奇战胜了本能的矜持,况且郎情妾意床第之间羞涩自是大减,美艳少妇半信半疑的反问爱郎,话至中途却变成了动人的呻吟,原来宝玉已然轻轻挺动起来!佳人情潮微退,紧咬的「花蕊」松开了口,脱身而出的「小宝玉」自是不愿白白受此「苦难」,挟带满腔火焰勇敢的「报复」起来。?
    ?????? 醉人的呻吟在和风细雨中悠扬婉转,好似春风吹拂、爽心怡神。
      




广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