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魔刀丽影】【作者周不详】

发布日期: 2018-04-10 小说分类

    【魔刀丽影】【作者周不详】


      杭州城自古有名。这里不但风景优美,人杰地灵,经济也极其繁荣,在东南沿海一带,也起着领头羊的作用。城里的富商巨贾特多,随手一抓便是一把,那魏中宝便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个。
      魏中宝,原是江西乡下人。五岁时随父迁居到杭州。父亲靠摆小摊子度日。在他十五岁时,父亲去世。少年魏中宝为了生活,便投靠了'百旺药店'的胡老板,在那里当起小伙计。魏中宝相貌堂堂,做事勤快,脑瓜聪明,很会来事,颇得胡老板的欢心。
      胡老板活了一辈子,搞得的女人虽多,无奈命中无子,只有一个宝贝女儿。他经过长期观察,再三斟酌,终将女儿许给了魏中宝。魏中宝求之不得,一下子便由小伙计变成了药店的二老板。等胡老板一死,这个药店就是他的了。
      魏中宝对这个老婆倒是挺满意的。老婆是典型的江南美女,身材纤细,肤如凝脂,细眉秀眼的,再加上通情达理,善良贤惠,性情温驯,使魏中宝从不把别的女人放在眼里。
      原指望夫妻白头偕老,相伴一生呢,谁知道生孩子时,赶上难产,孩子保住了,老婆却没有了。因为这个原因,魏中宝从这孩子小时起,就对他冷冰冰的,不象别人父亲那样温暖。孩子出生后,他从来没抱过。在他的心中,这孩子是个灾星。不是他的话,老婆怎么能死呢?魏老板将这笔帐记在了儿子的头上。
      老婆一死,魏老板伤心了好几年。等情绪稍好后,又讨了一房老婆,是前街的一个寡妇,带着个女儿,前夫是做布匹生意的,颇有家产。这个老婆也有几分姿色,帮助胡老板管家很有一套,魏老板心里也算知足。
      时光如流水,魏老板的儿子魏小牛长到十六岁了。这孩子从小不爱读书,倒喜欢江湖侠客,羡慕人家的本事。几次央求老爸请名师授艺,魏老板坚决不肯,安排他到药店做事。胳膊拧不过大腿,小牛只好在药店耗时间,暗地里学艺。无非是跟那些鸡鸣狗盗之徒学点三脚猫的功夫。
      他觉得自己是一条龙,呆在这个充满药味的店铺里,实在是大才小用了。因此,他一肚子的委屈。总梦想着有一天能出人头地,能扬名天下。他想比老爸更有出息。老爸不过是一个土财主而已,算不得什么英雄。
      小牛在药店卖药的期间,做得最开心的事情是教训了一下城里的梅老板。梅老板是开棺材铺的,家里还有祖上留下的大量田地。此外,还放高利贷,往往逼得穷人们家破人亡,名声很坏,无数百姓暗地里叫他梅阎王。小牛对他很是鄙视。小牛心道,你奶奶的,挣钱也不是这么个挣法呀。你得给人留条活路呀。他寻思着怎么收拾一下这家伙。
      机会来了。那天梅老板来到药铺找魏老板。二人到里屋说话。小牛通过窃听得知,那梅老板是来买壮阳药的。梅老板非常好色,家里娶了六七个老婆,大享艳福。但人的体能是有限的,再强硬的家伙也经不起女人'温泉'的浸泡。就是一根铁,也得被泡成面条。为了自己在女人面前能雄风大振,维护男人形象,梅老板来求魏老板帮忙了。
      魏老板笑了笑,便开了个方子,让小牛给抓药。小牛表面一副认真负责之态,实际上正在寻思着整他的法子。当梅老板一脸的奸笑拎着药离开后,小牛暗暗冷笑,心说,老家伙,我一定让你痛不欲生。
      为了不影响药铺的生意,小牛并没有在药上做手脚,而是另想了一个好法子。在梅老板买药后的第三天,小牛就悄悄地潜入了梅老板的家,要对他下手。他这次去,没有空手,还带着一件'礼物'呢。想到这件礼物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小牛的脸上就露出小人得志的奸笑。他仿佛已经看到梅老板狼狈如狗的样子。
      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黑沉沉的,静悄悄的。因为平时随着老爸来过梅府,因此,他不费劲地便找到了梅老板的住处。梅老板今晚住在七姨太的房里。这七姨太是梅老板靠着很不道德的手段霸占来的。七姨太的父亲是农民,由于借了高利贷,到期无法偿还,梅老板见人家的女儿长得挺水灵的,便抢来当了小老婆,那债务自然也就清了。
      小牛来到他们住房的后窗下,将窗纸捅破,向里偷偷地张望。里边的风光一目了然,看得小牛眼珠子差点掉下来。原来梅老板正跟七姨太亲热呢。
      只见在一张华丽的大床上,七姨太身上只穿着肚兜跟短裤。雪白的肩膀跟浑圆的大腿都露在外面。梅老板两只大手正在七姨太的身上揉搓着,象揉面一样,脸上带着恶心的淫笑。那样子恰似一只饿狗面对一根肉骨头。
      七姨太被摸得眯起美目,小嘴张合着,不时发出淫声浪语,听得梅老板大为得意,听得窗外的小牛呼吸都快停止了。他长这么大以来,从不知道女人是这么迷人的。近日,他身体发育成熟,在潜意识里,也对女人的身体跟男女之事产生了兴趣。
      最近,他常往自己的妹妹身上注视着。他发现自己下边的玩意越来越大,而妹妹小袖也在发生着变化。胸脯明显有了突起,屁股也越来越圆,越来越鼓。这使小牛好奇心大增,真想扒掉她的裤子,看一下庐山真面目。
      此时,床上的节目越发的精彩了。梅老板解下了七姨太的红兜兜,露出一对苹果一样圆的奶子,那暗红的两粒奶头挺立在顶端,已硬如花生米了。梅老板那张大胖脸上泛出野兽般的光芒,嘿嘿淫笑几声,便低头叼住一粒奶头吸吮,一只手还抓着另一只玩乐。直弄得七姨太呻吟不止,如猫叫春,身子如蛇扭动,一副色不可待的样子。
      梅老板的大嘴在两只奶头上轮流吸吮着,象是馋嘴的婴儿。一只手早探入了七姨太的裤子里,大力地抠弄着,玩得七姨太的浪叫声更大了,淫水流成了小溪。
      七姨太哼道:"老爷,快点上吧,奴家受不了了。"梅老板笑眯眯地说:"宝贝儿,心肝儿,*别急,还没有到时候呢。"接着向屋外叫道:"梅香,我的灵药呢?快点给我端来。"只听外边答应一声,说道:"回老爷的话,再过一会儿就好了。"梅老板骂道:"这么慢,跟母猪下崽子似的,*是不是不想活了。"这边的七姨太浪笑道:"老爷呀,你那么威风,还用吃什么药呀。老爷不是向来自称是金枪不倒吗?"梅老板狡辩道:"我吃药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威力小点,我的家伙太厉害了,怕*受不了。"七姨太坐起来,抓向梅老板的裤裆,嘻嘻笑道:"怎么这么软,跟鼻涕一样。难怪要吃药呢。"梅老板听了不悦,将裤子脱掉,露出黑乎乎的家伙来。那玩意能有中指长吧,焉巴得象一根干枯的蚯蚓。小牛在窗外看了想笑。他摸摸自己的家伙,那玩意早被七姨太的肉体刺激得摇头晃脑,跃跃欲试了。可怜的小牛呀,活了这么大,还没有见过女人的裸体,更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呢。他想那滋味儿一定是很美的,因为他晚上每经过父亲的门前时,都能听到里边干得地动山摇的。每次都惹得小牛胡思乱想一阵子,想像着里边的风光跟战况。事后看到继母时,他总要偷偷地多看上几眼。那高高的胸脯,肥肥的屁股,都会让小牛的家伙事儿热起来。他知道那是不对的。自己怎么能对父亲的女人想入非非呢?自己不成了逆子吗?
      这时屋里还在变化着。梅老板往床上一坐,指指自己的家伙说道:"心肝儿,快给我吸几下子,让它变硬了。"七姨太摆摆手,坚决地说:"不吸。那玩意骚了叭叽的,好难闻的。我才不干呢。"梅老板露出讨好的笑容,说道:"宝贝儿,*只要给我吸一次,我什么都答应*.就算是*要天上的月亮,我都给*摘去。"没等七姨太说什么呢,梅老板又催梅香送药了。
      梅香是梅府的一个小丫环,长相不好,脑子也不灵。那德性连梅老板看了都没有胃口。
      七姨太之所以找这样的丫环做事,那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梅老板这么一要药,窗外的小牛顿时清醒了。如冷水泼面,他的欲望一下子消失了。他心说,看戏那是次要的。还是正事要紧。我得赶在他服用之前,将此事搞定。这么想着,小牛从兜里掏出个纸包来。那是小牛特意给梅老板准备的'礼物',是小牛从药店偷出来的。这要是让老爸看见,自然少不了一顿臭骂。
      小牛深吸了一口气,蹑手蹑脚地从后窗向前窗转移。来到门前,他从门缝向里张望,只见一个丫环正用扇子扇火呢。炉上坐着个罐子,正冒着一丝丝的热气呢。显然是在煎药呢。
      小牛就想,我怎么能将纸包里的东西放进梅阎王的药罐里呢?听那药罐的声音跟冒气的状态,想来马上就好了。那时就难以下手了。
      小牛在门口转了两圈后,眼前一亮,想出了一个不太高明的法子。虽然不高明,他也要试试的。不教训一下这个老家伙,小牛觉得睡觉都不香。
      小牛伸手敲了几下门,然后闪身到门的右侧。屋里的丫环梅香问道:"是谁呀?这么晚来敲门。"小牛也不答话,又敲了几下。梅香便过来开门。门一被推开,小牛便在门后了。梅香跨出门坎,转身向左门扇后看去。趁这么个工夫,小牛跟一阵风似地窜进了屋里。一连串动作,一气哈成。掀罐盖,投药粉,盖药盖,再晃晃药罐,再从西窗跳出。一系列动作,既迅速又漂亮。唯一不足的是跳窗后,那窗扇没有自动关上。这轻功小牛没有学到家。
      那梅香在门外找了找,没发现什么异样,自言自语地说:"难道我听错了吗?不会吧,明明是有人敲门的嘛。"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回来,给老爷送药去了。再不送去,梅老板不知道又要骂出多么难听的话来。
      小牛又回到后窗,又从那窗眼看景。屋内的情景让他大开眼界,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原来室内的二人正在玩舔吸的花样呢。梅老板平躺在床,七姨太倒趴他身上,二人都伸出舌头舔着对方的下身。
      小牛是头一回见到女人的裸体。在他的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侧面,看不到那玩意。但女人肉体的起伏而流畅的曲线,令他叹为观止。屁股之美,腰肢之活,使小牛真想上去摸上几把。可现在在享受的是梅老板。
      梅老板两手分着七姨太的屁股,伸长大舌头,舔着女人的腚沟跟敏感地带,爽得女人屁股直耸。而七姨太也没有闲着,伏着身子,双手把着肉棒,粉嫩的舌头一伸一缩,在龟头上扫荡着,爽得梅老板气喘如牛。那肉棒也由刚才的小虫子变成面目狰狞的小铁棒了。
      见到七姨太将肉棒舔得唧唧直响,偶尔还用小嘴套弄肉棒,套得肉棒水光光的,小牛都兴奋起来。他心说,原来女人的嘴还有这个用处呀。我小牛真是个井底的蛤蟆,没见过多大的天空。被女人舔的滋味想必是很爽吧,嘿,可惜呀,那根肉棒不是俺小牛的。小牛不禁摸摸自己的家伙。那玩意不争气地翘了起来,将他的裤子支成一个蒙古包。
      这时,梅香将药端了进来,服侍老爷喝了。梅老板在欲火焚身之时,对这个低劣的丫环也忍不住摸了几下奶子。摸得丫环脸红起来,觉得挺好受,有点舍不得走。那边的七姨太一瞪眼睛,说道:"梅香,还不出去。*还有什么想法吗?"梅香这才跑了出去。她虽然不太灵,但屋里的美景也叫她胡思乱想。她已经不止不只一次见到那羞人的场面了。她在生理上基本上是正常的,也有着正常的需要。她也已经长成了。只是还没有蜜蜂来采蜜呢。
      窗外的小牛将眼睛瞪得更大,不同的是,现在他的眼里不只是性欲了。他还想看看自己的手段有没有效果。自己从药店弄出的药粉,据说是很好使的。他没有亲眼看过呢,就让这个可恨的梅老板用自己的感受给自己一个说明吧。
      喝完药后的梅老板,那玩意似乎也增大了一些。梅老板得意地摸了摸自己的家伙,自觉得很满意。他指着七姨太说道:"心肝,*躺下,让我干*."七姨太格格一笑,说道:"老爷,今晚你不要再让奴家失望了。"说着躺下来,两腿大开,小牛看到她腹下一丛黑毛。下边的东西就看不到了。
      梅老板笑道:"小心肝,今晚我一定让*多死几次,让*变成一团烂泥。"七姨太一边屈伸着光滑的大腿,展示着自己的迷人的部位,一边媚笑道:"老爷,不要光说大话呀,咱们床上见功夫。"说着竟将大腿一闭,那玩意便看不到了。这一招挺有诱惑力的。因为人们对看不到的或得不到的东西往往更有兴趣。
      梅老板嘿嘿一笑,说道:"宝贝儿,我来了,*就等着上天吧。"说着话,很粗鲁地趴到七姨太身上,将棒子滋一声插了进去。那里淫水流了好多,很容易进入的。
      棒子一进来,七姨太就大声浪叫起来。四肢缠着他,扭腰摆臀的,尽显淫娃本色。梅老板大乐,大力抽弄着,插得骚穴水声不断。
      窗外的小牛看得大为过瘾。他心说这就是打炮吗?这就是男女之事吗?看那女人的姿势跟浪态,简直能将人给'杀死',难怪听人说色是刮骨钢刀呢。再看梅老板,屁股一拱一拱的,一脸的享受,两人的肚皮撞得啪啪直响。小牛抓耳挠腮的,真希望趴在女人身上干事的是自己。自己何时才能找到一个漂亮的姑娘试一下销魂滋味呢。他眼前不由想起了继母的女儿小袖。那是一个人见人夸的美少女。她不象自己这么不学无术,她可是识文断字的。已经有好多人来求亲了,继母爱女如宝,都不曾答应。小牛突然有种想法,可不可以让我娶了小袖呢?她当我的老婆,我每天都可以象屋里那个混蛋那么享受了。
      再看梅老板,气喘吁吁地在女人身上干了几十下,正意气风发,大展拳脚呢,不曾想,那玩意竟突然变软了。那七姨太很不满地哼了两声,将他推到一边,说道:"老爷,你怎么搞的,平时都是射完后才软,今天怎么没射就完蛋了呢?你的威风,你的男子汉气慨都哪里去了。"梅老板坐在床上,一边搓着自己变软的玩意,一边尴尬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呀。这药一直挺灵的。这两天*也不是不知道我的厉害。"七姨太哼道:"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你快点叫它硬起来。不然的话,你以后休想再碰我的身子。"梅老板苦笑道:"老爷我一定叫它硬起来。不然的话,瞧我不剁了这个兔崽子的。"说着用手套弄着,心里暗暗叫苦,心说,他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梅香她奴才不敢做什么手脚的。可不是她的事,又是怎么回事?这不是出鬼了吗?自从吃这药开始,一直很有效果的。
      窗外的小牛见梅老板一副死了爹妈似的倒楣样儿,乐得差点发出声来。这药果然灵了。
      这药是药店里的,专治性欲过盛的。一个人如果性欲太强了,用上一点点,就可以了。
      可小牛这次将一纸包的药粉全送给梅老板了,这还了得?
      梅老板自己努力无效,又叫七姨太跪下吹箫。七姨太为了梅老板能硬起来,这回也不跟他怄气了,象小狗一样跪伏着,大力吃着梅老板的家伙,希望能让它'复活这一姿势叫小牛大呼过瘾。原来这回七姨太翘起屁股,那个白屁股正对着小牛的这边。
      那个屁股不是很肥大,但圆如满月,光泽也好。在深深的腚沟里,淡色的菊花,漆黑的绒毛,还有水淋淋的小穴,都跟小牛打了个照面,使小牛极想冲进去干点什么。那小穴由于刚干过,正半开着口呢,里边的嫩肉粉红色的。此时随着七姨太嘴上的动作,小穴在缓缓地动着,象在呼吸。那沾了些淫水的菊花也一鼓一缩的,展示着浪荡的风采。
      小牛不时地咽着口水,心里大叫道,真是太美了,太诱人了。我实在受不了。女人原来这个样子。我们男人长个棒子,女人长着个窟窿,上天这么干,是叫棒子入洞呀。我小牛活这么大,也真够可怜的了。这么一想,他深吸了几口气,将头转向一边,不再看女人的屁股了。他努力要将那女人肉体留给自己的震撼印象去掉。可那谈何容易呢。
      眼睛不看室内,可耳朵还听得见。只听七姨太叹了口气,说道:"完了完了,你的家伙死掉了。一点起色都没有。"梅老板解释道:"想来是这几晚太辛苦了,才会这样的。"七姨太又是长叹一声,说道:"嫁到你家以来,你从来没有这么差过。只怕以后你再也硬不起来了。"梅老板脸拉长了,严厉地说道:"*可不要咒我呀,我很忌讳这个的。"过一会儿,七姨太说道:"那咱们睡吧。如果你明天再不行的话,你就不要再来我的房间了,让别的女人陪你吧。"梅老板强笑着说:"也只好这样了,明天我再满足*吧。"接着灯一灭,室内一片黑暗,再没有好戏可看了。
      小牛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就不再逗留了。他调整一下情绪,待肉棒软下之后,才贼一样溜出了梅府。当他回到家后,躺在自己的床上,回想梅老板被整治后的熊样,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听药店的老伙计说过,这种药在使用时只能适量,如果过量的话,就会造成不举的。
      也就是终身阳痿,与女人绝缘了。梅老板作恶多端,得此报应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那个七姨太只怕苦了。想到她的肉体,小牛都有点痴呆了。她的眼神,她的浪叫,她的呻吟,尤其是翘屁股给男人舔棒的那一幕,简直是叫男人疯狂呀。如果能让我在她的身上趴一趴,干一干,也不白活一世了。
      想干那个女人,只怕难度很大。除了她,我还能搞谁呢?他一下子又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小袖。我可以对她下手呀。想到她的美貌跟身材,小牛脸上有了很邪气的笑容。
      自从小牛无意间懂得了男女之间的秘密,思想发生巨大变化。他整天想着如何想个办法,能亲自体验一下那奇妙的滋味。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单纯而幼稚的小家伙了。
      这天早上,他刚吃完饭,在前边帮着做事的妹妹小袖跑来了。小袖只比小牛小几个月,已长成绝色少女了。她穿着一条草绿色的裙子,裹得身材苗条而匀称。人未到小牛身边,香气先到了。
      小牛仔细看了看小袖,问道:"什么事这么好笑?"他见妹妹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他心说肯定有什么好事。
      小袖一捂嘴,使笑意减了几分,顿了一顿才说道:"小牛哥,那个梅阎王来了。"她说着话,两只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眨一眨的。那小嘴一张,便露出整齐的皓牙来。
      一听说他来了,小牛从凳子上站起来,心里说,一定是与我那天晚上的行动有关了。小牛不露声色,说道:"妹妹,他来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吧。他可是老爸的狐朋狗友呀。
      "小袖一哼,说道:"你说爸爸的坏话,看我不告你的状的。"说着话时,那微微隆起的胸脯似乎有了轻微的涌动,看得小牛的嗓子发干。为了不使妹妹发现自己的色狼之举,他连忙强迫自己将目光移到别处去。
      小袖不知小牛的心里活动,说道:"小牛哥,你知道吧,他往常来时,脸上都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看着就令人讨厌。今天可不是呀,今天他象一只被打断了腿的赖皮狗。
      "小牛一听兴奋起来,忙问道:"*就是因为这个才高兴的吗?"小袖说道:"对呀,对呀,我一看他那个死德性,就别提多开心了。我真想买挂鞭炮放一放,气一气他。"小牛忍住笑容,说道:"小袖呀,他虽然不是个东西,好象也没有得罪*吧。"小袖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说道:"他是没有得罪我,可是他干的坏事太多了。远的不说,就说最近吧。他强扣了给他种地的农民们的一半工资。人家不干,就到衙门里去告他。可他给官府送上钱了,结果好嘛,农民倒成了罪人了。不但给打了一顿板子,还被判坐牢半个月呢。你说这还有王法吗?"小牛听了气愤,说道:"小袖,*怎么知道这些的。"小袖说道:"是爸爸在衙门里的一个朋友来买药时说的。"小牛摇头道:"咱爸爸真是善恶不分呀,怎么能跟这种人渣交朋友呢?真是气死我了。
      "说着磨拳擦掌。他心里气坏了,心说,早知道如此,那天不如给他下点毒药呢。家伙不好使,虽不能上女人了,可他照样可以害人呐。"小袖突然问道:"哥哥,什么叫不举呀?"小牛望着妹妹一脸天真的样子,忍不住想笑出声来。但他知道她的确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的,就冲妹妹一招手,示意她将耳朵凑过来。
      小袖眨了眨美目,就凑上来,小牛便很含蓄地将其大意说了,羞得小袖的俏脸绯红如霞。她想转身就跑,被小牛给拉住了。
      小牛一笑,说道:"妹妹,*就别害羞了。咱们都长大了,该懂的东西也该懂了。"小袖瞅了他一眼,没有出声,却低下头。小牛见小袖害羞的样子特别好看,好象比玫瑰花还娇艳呢,看得小牛嘴都睁大了。自从明白那事之后,小牛每次胡思乱想,都是将小袖当作意淫对象的。
      小牛定定神,言归正传,问道:"妹妹呀,那个梅阎王来干什么呢?"小袖抬起头,脸上还热辣辣的,说道:"他跟做贼一样,悄悄地把爸爸拉到屋里去说话了。我让一个伙计偷听,才听到了一点动静。"小牛拉她坐下,急促地说:"是什么事呀?"小袖小声回答道:"梅阎王向爸爸发牢骚,说上次拿回去的药不好使了,不但不好使了,还让他不举了。我不明白那个词是什么意思,这才来问你的。"小牛听了哈哈大笑。小袖恼了,小嘴一撅,哼道:"我来问你,你还笑话我。我以后可不理你了。"小牛连忙解释道:"妹妹呀,我不是笑*.我是笑他,笑那个梅阎王。"小袖问道:"他有什么好笑的?"小牛解释道:"那是他做坏事的报应,他倒楣了,我当然要放声大笑了。"接着小牛就将'不举'的特点及坏处说了一遍。还没等说完呢,小袖就羞得跑了,象一只蝴蝶从眼前飞过。
      望着她的背影,小牛一阵阵地发呆。那扭动的细腰跟屁股,令小牛身子麻酥酥的。他真想将她的美好的身子拥在怀里。他寻思着怎么能将她弄到手呢?这么好的姑娘要是嫁给别人了,那不是太亏了嘛。肥水不流外人田呀。
      这天晚上,小袖说身子脏了,想要洗澡。按照惯例,还是小牛帮着拎热水的。每次都在小袖自己的闺房里洗的。拎完水后,小牛自动出去了,并嘱咐小袖将门闩插好。
      小牛的房间就在隔壁。在以往,他回去之后,就是准备睡觉了。可是今晚他实在不能睡着。梅阎王的七姨太的肉体不停在眼前乱晃着,使小牛的呼吸都不能正常。那个影子慢慢变成了小袖。小牛就想,不知道小袖光着是什么样子,想必比她穿衣服时还要漂亮吧。这个念头一起,小牛的胆子就大起来。他心说,要想知道小袖的身子什么样儿,不妨亲眼看一看。在这个后院里,只有我们几个人,不会有别人发现的。这么想着,小牛就打起妹妹的主意来。
      他来到妹妹的房门前,没听到什么声音,看来好戏还没有开始。为了安全,他本想到父母房前转一转的,看他们在干什么。可是一到了小袖的门口,他就迈不步了。他安慰自己说,不会有事的,没人会发现我。一切都是正常的。
      他矮下身子,捅破门纸,向里张望着。只见小袖正背对着他脱衣呢。外衣缓缓而落,露出雪白粉嫩的酥背,那肚兜的横向的红色系绳也令人想入非非。
      小牛在心里大叫着,快,快呀,快露出来,小袖,让哥哥看看*,看*的奶子生得怎么样。这么想着,胯下的棒子不禁挺了起来,顶得裤裆紧紧的,令小牛都直不起腰来。
      里边的小袖双手朝后,在解肚兜前突然感到一阵羞涩。她的清秀的脸上泛起朝霞般的红晕,一双美目盈盈欲滴。她东张西望着,好像在察看安全情况。这令小牛心跳加快,以为自己要暴露了。可这个时候,打死他他也不会走的。
      小袖见一切正常,便慢慢将绳子解开,红色的小肚兜落下,那光洁,嫩滑的上身便整个裸露了。可惜看不到正面呀,急得小牛恨不得破门而入,将小袖掉过来看个饱。
      稍后,小袖又将下身脱光了,这样整个一个背面的裸体完全展现在小牛的眼里。小袖的身材还不错,属于苗条型的,细腰圆臀,骨肉匀称,肉光闪闪,肉香四溢。她是青春的,火热的,充满生命力的。
      小牛的眼睛都看直了。他的目光在她的身上留恋一会儿,便定格在屁股上。圆溜溜的屁股结实,充实,还微翘着,虽然不如七姨太的肥大,诱人,也自有迷人之处。
      小牛之所以将目光定在屁股上,原因是那里能表现女性最大的魅力。凭小牛的眼力,已经能看到那一丛可爱的黑毛了。如果这屁股象那晚上的七姨太那样,以那个姿势翘起来,小牛非疯了不可。他迫切地想知道小袖毛下的秘密。
      他在心里呼唤着:"小袖呀,我的好妹妹,*快点张开腿,撅起来,让哥哥我看个过瘾吧。我相信*那里,一定比那个七姨太好看的。"可惜等了半天,小袖就是不如他所愿。
      小袖光着身子,原地站了一会儿,便向旁边的一个镜子走过去。那是一个长镜子,可以照见全身的。由于这么一转身,小牛一下子就见到了小袖的奶子。那是两只刚发育成熟的尤物,象两只小白桃,跟七姨太那种成熟的,丰满的不能比。尽管如此吧,小袖莲步姗姗时,那东西也微有颤动,只是不那么明显罢了。
      小牛心说,小袖年纪还小,等她再长几年,一定会比七姨太更诱人的。再看小袖,照了一会儿镜子,便自言自语道:"我的他在哪里呢?将来娶我的人会不会生得很英俊呢?
      就象潘安,宋玉那样的人材。
      小牛在门外心说,我的好妹妹,象哥哥我这样的,当*的老公不正好吗?我的样子也不差呀。心里乱想,目光仍在她身上乱看,他的肉棒都因这青春的裸体而跳动。
      这时小袖回头看看水桶,叹了一口气,转身向木桶走来。这么一转身,小牛便看清了妹妹的正面。这具香喷喷的肉体简直是用玉精雕出来的,小牛几乎找不到什么明显的缺点。那腹下发亮的绒毛更叫小牛口干舌燥。他多想冲上去,拨开那柔软的黑毛,仔细欣赏那神秘的地方。
      当小袖下水时,小牛多么盼望他是正对着自己下水呀。那样他一定能看到她下体的秘密。可惜呀,她是侧对着自己的,自己好没有艳福呀。于是,小牛闭一下眼,想像着那毛下的风景。并想着有一天自己'拨毛见穴',在其中采蜜。这么一想,那肉棒越发硬得厉害,象要爆炸了。
      他深吸一口气,再睁开眼睛时,她已经坐在飘着丝丝热气的木桶里。她的乌黑的秀发盘在头上,俏脸如新生的荷花一样美丽。她的双臂及雪白的肩膀正露在水外。那诱人的酥胸却没在水里。小牛多想变成神眼,目光穿过木桶,穿过水层,直达她的下身呀。
      正看得过瘾呢,突然肩头被拍了两下。小牛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却是自己的继母。在淡淡的黑暗中,继母的双目非常明亮。小牛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说道:"我是替小袖把门的。"肉棒也被吓软了。
      继母看了看那捅破的窗眼,说道:"你不用把门了,还是回房休息吧。"小牛如蒙特赦,逃命一般地回房里了。在屋呆了半天,那心跳还没有恢复正常呢。他真担心偷看的事被继母给捅到老爸那里。如果老爸知道这事了,乖乖,那可不得了。老爸发起火来,不剥了自己的皮才怪呢。
      由于心事重,脑子乱,这一夜都不大睡好。次日见到小袖时,小袖都一切正常。而他的继母的美目却象刀子一样刺他,使他心里发毛。他暗骂自己没用,就这么大点的胆子,还想当采花贼吗?真得好好锻练一番才行。
      一边几天都没有事,小牛放心了,知道继母并没有向老爸告状。那颗悬着的心,也慢慢回到原位了。他心里说,我的继母还是不错,还是挺爱护我的。这倒是真话。他的继母虽非亲生,但对他跟对小袖似乎没有什么区别。在这一点上,小牛觉得自己真是个幸福的人。
      又是一天晚上,小牛闲着没事,来找小袖玩。她房里的灯光挺暗的,只见她正弯腰看水缸里的金鱼呢。那个屁股翘得高高的,圆圆的,看得小牛直上火,棒子就硬起来。小牛进来时,有意轻手轻脚,打算吓她一吓。这时看到那迷人的部位以这个姿势展现出来,就手痒痒了。
      由于跟小袖很熟儿了,也用不着跟她客气了。于是,小牛凑上前,很有力地在小袖的屁股上摸了一把。当他的手还没有收回来时,那个人将头转了过来。小牛瞅了一眼,只觉得眼前发黑,他差点没晕过去。原来那人不是小袖,竟是自己的继母。
      刹那间,小牛的大脑一片空白,险些倒在地上。这么一害怕,那股欲火不见了,却不由自主地射精了,射了一裤裆,凉凉的,粘粘的。这是小牛头一回射精,想不到是在这种情况下完成的。令自己射精的对象,不是别的女人,却是小袖的母亲,自己的继母。
      他的继母见到是他,一脸的愤怒,并夹杂着痛苦。她抡起胳膊,狠打了他一个耳光,骂道:"你怎么变成畜牲了。"接着拂袖而去。这一巴掌打得可不轻呀。
      小牛刚想解释,说我弄错人了。可继母已经出去了。小牛又一想,我怎么解释呀,有什么好解释的。就算是弄错人了吧,难道小袖就该你摸的吗?结果都一样,你就是一个大色狼。
      小牛匆忙跑回自己的房里,考虑着这事可能引起的严重后果。他多么盼望这事跟前事一样,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然后跟往常一样平平静静过日子,大家相安无事。可是,这可能吗?他继母会再次容忍他吗?他长这么大,他继母连骂他都没有过,这次竟打了他一耳光,使他知道了自己的恶运要到来了。
      小牛很悲观地想到,也许这个家不能呆了,我得跑了。
      天刚一亮,小牛就被一阵怒吼声给惊醒了:"小畜牲,快给我滚出来,老子要整死你这个逆子。"吼的同时,不停地用脚踢门。要不是门插着,早就冲进来了。
      小牛吓得连忙跳下下床,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老爸,你听我解释,我那些事都是无意的。你千万不要冤枉好人呐。"原来这个在门外怒吼不止的的人是他老爸魏中宝。
      小牛见门被踢得轰轰响不说,门扇还一下一下鼓动着,说不定哪一下子门扇就会四分五裂的,老爸就会如兽冲来。
      小牛知道屋里也不是久留之地,现在最关键的事是逃跑。我可不能落到老爸手里,那可是与狼共舞。
      小牛看一眼窗户,便打开跳了出去。他刚一落地,就见他老爸恶狠狠地扑来,手里还拎着根棒子。小牛想不到老爸手里还有家伙,连忙逃窜。
      只听'怦'地一声,一棒子砸在地上,没打着小牛,却震得魏老板虎口生疼。小牛早跑到院子里那棵果树的后边躲着了。他的双眼四处打量着,盘算着从哪里突围。
      魏中宝吹胡子瞪眼,胡子颤抖着,大骂道:"小畜牲,你还敢跑。快给我滚过来受死。
      "小牛这时也不怎么怕了,冲老爸吐了吐舌头,说道:"老爸,你当我是傻瓜吗?你要打我,我会出来吗?"说着将头向树后缩一下,只留一只眼睛观察着老爸的动静。
      魏中宝呸了两口,一边骂着,一边又朝小牛追来。小牛见他接近了,就围着大树转圈。
      小牛相当机灵,当老爸慢时,他也慢。老爸什么速度,他什么速度。偶尔老爸耍滑,转着转着,突然打住,逆向奔跑,想将小牛给抓住。小牛更鬼,每次跑时,都做好了随时变向的准备。尽管魏老板将棒子扔掉,拿出最好的水平,依然不能将逆子奈何,反而累得他眼冒金星,双脚发软,气喘如牛。毕竟不是年轻时候了,再加上每晚都要'加班',体力越发不行了。
      正当这时,小牛的继母领着小袖过来了。小牛一看,母女俩脸上都是冷气,继母的眼中还含着愤怒跟鄙视。很显然,她是不肯原谅小牛了。
      魏中宝一见她们母女,劲头又上来了。他再度操起那根棒子来,向小牛追击,那棒子不时打在树干上,发出嘭嘭的响声。从声音听得出来,这要是打在小牛身上,滋味肯定不好受。
      小牛的继母景芳见了不忍。她还算是比较大度。她本想昨晚告状的,但见魏中宝刚谈完一笔生意,心情大好,再加上魏中宝想跟她急于亲热,因此这事暂时放下了。当天刚亮时,景芳想到小牛的举动,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这样的孩子要是不好好教训一下,任其自然发展下去,那还了得?今天能偷看妹妹洗澡,摸继母的屁股,明天还不成了采花大盗,女人的克星呀。这是绝对不能姑息的。现在姑息他,就是对他的将来不负责任。她的原意是让魏中宝用言辞批评一顿也就是了,万万想不到魏中宝会对儿子动武,大棒刷刷的,劲头足足的,要将儿子打死。虽不是亲生,也是有感情的。景芳倒有点后悔自己的告状了。
      她连忙上前拉住魏中宝,劝道:"孩子还小,不那么懂事,咱们可以慢慢教育他。"魏中宝呼呼地大喘着气,说道:"不行,不行,今天不打死这个逆子,我心里不能安宁。我是哪辈子做了孽了,生出这么一个恶魔来。"说着又挣扎着要打小牛。
      景芳急忙抱住丈夫,对顽皮的小牛叫道:"小牛,你快逃走吧,到外边躲几天。过几天你爸消气了,你再回来。"小牛听了,感激地看了继母一眼,扑通一下跪下,磕了两个头,说道:"妈妈呀,对不起*了,儿子我是无意中冒犯*的。我是认错了人。"说着爬起来,瞅了一眼在一边有几分冷淡的小袖,转过身子,撤腿就跑。
      小牛一口气跑到大街上,很习惯地向南城门走去。到了大街上,小牛才松了一口气。他感觉象是从恶梦中惊醒一般。他一点也不怪老爸,换了哪个当父亲的,都会气成那样的。他也不怪继母,继母受到非礼,当然有权找男人为她出气了。要怪只好怪自己吧。
      自己怎么那么混,眼睛让人挖掉了嘛,连看人都会看错。这一定是当时自己色迷心窍了,不然的话,以自己的眼力,万万不会认错人的。
      事到如今,自己往哪里去呢?难道自己也去同伴家躲躲吗?小牛在杭州城里也结交了一些朋友,什么样的人都有。不过转念一想,还是不要让他们知道的好。我魏小牛也好歹是一个人物,真正的男子汉,要是让人家知道我因为什么而被赶出家门,我这张脸还往哪里放呢?这事是丑事,绝不能泄密。
      我往哪里去呢?小牛一时间拿不定主意。正犹豫时,后边来了一辆马车。小牛转头一看,是一辆高头大马拉的,车帘子绣得很漂亮。再一看车夫,是个干巴的小老头,留着两撇黑胡子。
      小牛一看他笑了。他认识这个老家伙,他叫梅四。老家伙是梅阎王府上的车老板,跟小牛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没等小牛出声呢,梅四停住车,向小牛笑眯眯地问道:"魏公子,你这是往哪里快活去呀?"小牛拿出平时的潇洒风度,笑嘻嘻地回答道:"我要出城游玩去。梅老头,带我一程吧。"梅四皱一下眉头,一脸的为难,慢吞吞地说道:"这次只怕不行,车上是女眷,很不方便的,还是下回吧。"这时车帘撩起,露出一张鹅蛋般的脸来,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好亮,还那撩帘子的手,又白又软,令人心醉。小牛认得这是那天晚上给自己表演活春宫的七姨太。
      七姨太看了看小牛,说道:"这不是小牛公子嘛,你要搭车嘛,那就上来吧。"梅四回头瞅一瞅七姨太,说道:"七夫人,他是个男子,只怕不好吧。"七姨太微微一笑,说道:"他算什么男人呀,还是个小毛孩子。让他上来吧。"梅四回答道:"是,是,是。"小牛不用他吱声,自己便跳上了车,将车帘一放,坐她身边。车里只有他跟美人单独相对了。一听七姨太让他上车,小牛在心里露出窃喜来,好象上车之后会得到什么好处,或者能离自己的梦想近一步似的。
      七姨太跟小牛不算生人,也见过几回面,于是转头问小牛:"小牛呀,你到哪里去玩呀?"小牛指指南边,说道:"我想到城外的老君庙去玩。"七姨太咦一声,说道:"小牛呀,那里可离这儿不近呀。你怎么会自己走去呢?"小牛哈哈一笑,双手一摊,说道:"我想多练练自己的脚力嘛。俗话说得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七姨太也笑了笑,说道:"你这个孩子,嘴皮子倒挺灵的。可比你老爸能说多了。"一听老爸,小牛的心里就格登一下子,马上想起刚才老爸拿棒在手,面孔扭曲,穷凶极恶的追打自己的可怕样子,心里很不爽,便不吱声了。
      七姨太察颜面观色也知道小牛有心事,就说道:"小牛呀,你订亲没有?"小牛嘻嘻一笑,说道:"我还小,不想成家那么早。我还想多自由,多逍遥几年呢。"七姨太的美目在小牛的脸上转了转,说道:"小牛你长得还不错,再加上家里条件好,一定能找到一位百里挑一的好姑娘。"小牛望着她透着成熟风韵的俏脸,离着她身上的诱惑性的香气,忍不住将她的手拉住了,痴痴地说道:"如果我能找到象七姨这样又美貌又懂事的女人,我这辈子就知足了。
      此外什么梦想都没有了。"七姨太轻轻挣开小牛的手,说道:"'自古红颜多薄命',我的命并不好,你还是娶个命好的吧。"说着美目都红了。
      小牛望着她幽怨的模样,知道她的日子没有别人想像的那么好。那梅阎王不是个东西,不可能让她过得那么称心如意的。小牛望着她那修长的白嫩的脖子,一下又想到那晚的香艳情景。他仿佛又看到了她的裸体,听到了她的浪叫。她在男人撞击下扭动,挺动,疯狂的浪态,至今在自己的心里还那么清楚。他一再痴想,如果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是我该多好呀。
      小牛装作会看相的样子,观察着她的脸,说道:"七姨看起来可不象薄命人。也许幸福在后边等着*呢。"七姨太展颜一笑,说道:"那就多谢你的吉言了。我就等着好日子的来临。"小牛问道:"七姨这是干什么去呀?看这方向,象是回娘家呀。"七姨太点点头,说道:"我正是要回娘家的。昨天家里来人说,我爸爸得病了,我回家去看看。"小牛喔了一声,面对近在咫尺的美女,他有点心摇神驰了。他只要一伸手就能将她搂住,但他没有那个胆子。
      他望着她红润的红唇,回想那晚就是这红唇在吸吮大肉棒子,不禁多看了几眼。他多想也掏出自己的棒子来,插入她的嘴里,品尝一下是什么滋味儿。
      胡思乱想时,那车子已经出了城门,在土道上跑起来。跑着跑着,车子突然猛烈地颠了一下,颠地七姨太一晃。小牛反应快,一下将她搂在怀里,免得她受到什么伤害。



上一篇:【蝶剑山庄】【作者不详】 下一篇:没有了


广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