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真假|不详|妻c(iUH/3%M4eT子|作者

发布日期: 2018-03-16 小说分类

    真假|不详|妻c(iUH/3%M4eT子|作者

      明朝万历年间,徽州府休宁县荪田乡有个姓姚的人家,生了一个女儿,名叫滴珠,年纪才十六岁,生得如花似玉,美冠一方。 

      父母两人都健在,家中又很有钱,对滴珠非常宝贝,娇养过度古代的女子到了十六岁,便是出嫁的年龄了。父母便托了个媒婆,找了个邻县屯溪乡的大户人家潘甲给她作丈夫。 

      媒婆是古代一种很特殊的职业,她们一定要把双方的亲事说成了,才能拿到赏金。 

      所以,她们经常把丑汉说成美男子,把穷光蛋说成是大富豪。 

      这屯溪乡的潘氏,虽然是大户人家,却是个破落户,家道艰难,外面好看,内里却很困难,男人须要外出经商谋生,女人须要缝补浆洗,挑水做饭,没有一个可以吃闲饭过日子的了。 

      这个潘甲,虽然也是个秀才,样貌也长得不错,但是,因为家境所迫,早已弃儒为商了。 

      潘甲的父母对待媳妇又很狠毒,动不动出口大骂,毫不留情面。 

      滴珠的父母误听媒婆之言,以为潘家是户好人家,把一块心头肉嫁了过来。 

      滴珠和潘甲两个人,少年夫妻,倒也挺恩爱。 

      只是滴珠看见公婆这般暴戾,家庭又贫困,心中很是失望,经常偷偷掩面流泪。 

      潘甲也晓得她的意思,只好用一些好话来安慰她。 

      婚后才两个月,潘父就向儿子发了火道:「瞧你们这样你贪我爱,夫妻相对,难道想白白坐着过一世?怎么不出去做生意?」潘甲无可奈何,只好跟妻子滴珠说了父亲的命令,两人抱头痛哭一场。 

      第二天,潘父就逼儿子出外经商去了。 

      滴珠独自一个人,更加凄惶,不知如何是好? 

      她是个自幼娇养的女儿,又是个新来的媳妇,在潘家连个谈心的人也没有,终日闷闷不乐。 

      潘父潘母看见媳妇这般模样,更加生气,经常破口大骂:这女人大概是想姘头,得了相思病了!滴珠本来在父母身边是如珠似玉,哪里受过这种辱骂?当下也不敢回话,只好忍着气,哽哽咽咽地跑回房中,躲在自己被窝中偷哭一场。 

      有一天,滴珠起床迟了一些,公婆的早饭也拖延了,潘父立刻开口大骂:「这样好吃懒做的淫妇,睡到太阳照屁股才起来!看她这般自由自在的样子,除非是去做娼妓,倚门卖俏,勾搭嫖客,才会有这样快活的样子,如果是正经人家,不会这样的!」滴珠听了,大哭一场。到了夜里睡不看,越想越气恼:「这个老浑蛋这样骂我,太没道理了。我一定要跑回家去告诉爹娘,前来跟他讨个公道。同时也可以趁此机会在家多住几天,省得在此气恼。」滴珠想好了计策,第二天一早起来,来不及梳洗,将一条罗帕兜头包住了,一口气跑到渡口。 

      这时候天气很早,渡口一个人也没有。也是姚滴珠倒霉,偏偏碰上了汪锡。 

      这个汪锡是个专门不做好事的光棍,这日从溪中撑了竹筏子来到渡口,一眼望见了个花朵般年青的女人,独自岸边,又且头不梳妆,满面泪痕,他便觉得有些古怪。 

      「小娘子,你要渡溪吗?」「正要过去。」「这样早,没有别的筏子了,你上我的筏子上来。」他一边叫着:「小心,小心!」一边伸出手去接滴珠上筏。 

      滴珠上了筏,汪锡一篙撑开,撑到一个僻静去处,问道:「小娘子,你是何等人家?独自一个要到哪里去?」滴珠道:「我自要到荪田娘家去。你只送我到渡口上岸,我自认得路,管我别的事做甚么?」汪锡道:「我看娘子头不梳,面不洗,泪眼汪汪,独身自走,必有跷蹊的事,说得明白,才好渡你。」滴珠一看筏子倚在水中央不动,心里又急着要回家去,只好把丈夫不在家,自己如何受气的事,一边说,一边哭,说了一遍。 

      汪锡听了,便心下一想,说道:「如果是这样,我就不敢渡你了。你现在是离家出走,放你上岸,你或者是逃去,或者是自杀,或者是被别人拐骗去。以后官府查出是我渡你的,我要替你吃官司的。」「胡说!我自己是回娘家去的,如果我要自杀,为甚么不投河?却要等过了河?我又认得娘家路,没人可以拐我的。」汪锡不死心的对滴珠道:「我还是信你不过。你既然是要回娘家去,这样吧,我家很近,你且上去,先在我家坐着等,等我走去对你家说了,叫人来接你去,岂不是我们两边都放心!」滴珠道:「如此也好。」正是女流之辈,没有见识,同时也是一时无奈,拗他不过,以为他是好心,便跟随汪锡而去。 

      上得岸时,拐弯抹角,到了一个地方,汪锡将滴珠引进几重门户,里头的房室倒是幽静清雅。 

      原来这个住所是汪锡的一个巢穴,专门设法诱骗良家妇女到此,认作亲戚,然后招来一些浮浪子弟,引他来此,勾搭上了,或是片刻取乐,或是迷上了的,便做个外屋居住,汪锡从中赚取了无数的银两。 

      如果这个妇女是没有家的,他便等人贩子到来,把她卖去了为娼。 

      汪锡做这个勾当已非一天两天,今日见到滴珠的模样,就起不良之心,骗她到此。 

      那滴珠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心里喜欢的是清闲,只因公婆凶悍,不要说每天须烧火、做饭、刷锅、打水的事,就那油、盐、酱、醋,她也搞得头昏眼花。 

      现在见了汪锡这个乾净精致的地方,心中倒有几分喜欢。 

      汪锡见滴珠脸上没有慌意,反添喜状,心中不由动了色念,走到她跟前,双膝跪下求欢。 

      滴珠马上变了脸起来道:「这怎么可以,我乃是好人家的女儿,你原先说留我在这里坐着,报我家人。青天白日,怎么可以拐人来此,要行骗局?如果你把我逼急了,我如今真的要自杀了。」滴珠说着,看见桌上有枝点油灯的铁签,拿起来往喉间就剌。 

      汪锡慌了手脚道:「好姑娘、有话好说,小人不敢了。」原来汪锡只是拐人骗财,利心为重,色字上倒也不十分要紧,恐怕滴珠真的做出甚么事来,没了一场好买卖。 

      汪锡不敢再强求滴珠,走到屋子里面去,叫出一个老婆子来道:「王婆,你陪这里的小娘子坐坐,我到她家去报一声就来。」滴珠叫汪锡转来,说明白了地方及父母姓名,叮嘱道:「千万早些叫他们来,我自有重赏。」汪锡走了之后,王婆去拿了盆水,又拿些梳头用品出来,叫滴珠梳洗。 




广告
网站地图